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廉政教育 >> 廉政文化 >> 正文

贴在白竹山的一枚邮票

发布时间:2017-06-21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云南多山,离我最近的要数滇中高原的哀牢山。

楚雄州双柏县境内的白竹山,属于哀牢山系,就像我一样,都是哀牢山的儿女。可就是这样一座远在天边、近在眼前,名不见经传的白竹山,多少次与我擦肩而过,一直没去过。

云南盛产茶叶,红茶、绿茶,应有尽有。当地小有名气的白竹山茶,我倒是喝过不少。每年春茶上市,常有朋友送来白竹山茶,让我品尝。于是,那一片片被滚烫开水泡开,沉浮碧绿的茶叶,鱼虾一样在茶杯里游动着,常常让我浮想联翩。

从此,白竹山让我的思绪长满了翅膀。

盛夏的城市,干旱少雨,闷热烦躁,每逢周末,我总要出去放放风、爬爬山。不久前的一天,应朋友邀请,我如愿以偿去了白竹山。

车出双柏县城,在蜿蜒的山坡路上忽快忽慢爬行着,透过车窗,映入眼帘的全是茂密的森林。一路上,不时听到山雀在枝头开会,蝉在树上鸣唱,那萦绕耳边的声音,似乎是天籁,来自云端,清脆、悠扬、绵长。仔细听听,那些蝉的鸣唱却又像是为我们展开一场歌吟比赛,绕过几道弯,翻过几道山梁,仍像如今街头老人们随身背的“小蜜蜂”,嗡嗡嗡尾随着我们,挥之不去,余音不散。一路伴奏,一路歌唱,一曲又一曲,高亢嘹亮。

车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我们一边问路,一边前行,在白竹山脚吃过农家饭,摘过李子、杨梅,喝足水,继续乘车上山。汽车一路颠簸,终于在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的森林里停止了呻吟,把我们一个个吐了出来。整装待发的我们,开始沿着林荫“毛毛路”徒步登山。一群不速之客,叽叽喳喳在曲径通幽的林间穿行,路成了画廊,森林成了风景,眼前的每一片树叶,每一株植物,每一种动物,都令我们感到格外的新鲜和好奇。早有准备的朋友已经迫不及待打开相机“咔嚓、咔嚓”拍个不停,没带相机的,也纷纷掏出手机,投其所好,捕捉着心中最美的风景。

穿行在浓荫如盖的林网下,身披一缕柔软的山风,呼吸着山间特有的气息,仿佛置身于天然的空调中,刚才还汗流浃背的我,顿时,如洗澡一般舒服。常有人惊呼,这是中草药,那是野菜、野果,还有火红的马缨花。我心旷神怡,按捺不住欣喜,立马就把刚拍的图片发到微信里,传递给远方的朋友一饱眼福。

登上山顶,就地而坐,仿佛自己坐在云端,总感觉刚才不是坐车来的,而是腾云驾雾来的,头顶上飘过的白云似乎抬手可摘。极目远眺,满眼黛色的山峰,像碧蓝的海潮连向一望无际的天边。我却成了一只飞上天梯的鸟,沉醉在大自然的枝头,站在云的翅膀上,静静地欣赏着翡翠雕成的山色,忘记了时间。直到太阳偏西,我们才收回绿色的遐想,前往白竹山茶厂。

不知什么原因,我没有见到白竹山的竹子,看到的却是白竹山的茶叶。茶园就坐落在常年云雾缭绕、阳光充足、雨量充沛、空气湿润的白竹山腰。千亩茶园,不知是哪位仙人写在白竹山的诗行,排列有序,绿油油的,不仅耐看,而且耐读。恰逢采茶时节,不少彝家姑娘正在采茶,那动作,却又似在拨弄着娴熟的五指,在琴弦一般的茶地墒上弹奏着涓涓细流般的绿色乐章。采过的茶树齐秃秃的,似我刚理过的寸发。我走入茶园,抚摸着一棵棵茶树,多像一个个放学排队的“小平头”孩子,扎实可爱,不由自主采一片茶叶,放进嘴里细细品味,全是绿色的味道。

茶叶加工厂就在离茶园不远的地方,老远就能闻到茶的清香。进入茶厂,参观完分拣、揉茶、烤茶等流水作业的全部工序,一壶沸腾的开水,一撮刚烤制的茶,热气腾腾被主人端到了我们面前。一杯又一杯,一口又一口,开怀畅饮,润喉生津,解乏止渴,舌苔不知被什么东西反复蠕动着,回肠荡气,一身轻松。

一壶又一壶,白竹山的茶喝不够,直到夕阳西下,我们才依依不舍起身。呼吸了一天的绿色空气,品尝了白竹山的高山绿茶,洗了我的肠胃,绿了我的心肺。我才明白,白竹山不白,全是绿色。那一抹绿,是上天赐给双柏大地的一块翡翠,那绿油油的茶园是上天贴在白竹山的一枚邮票,把我邮去,又寄我返程。(李光彪)

上一条:观《于成龙》有感

下一条:毛遂自刎

关闭

备案/许可证号:陇ICP备17000043号 版权所有:白银廉政网 

技术支持:陇原腾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:0943-8622375